性奴女教师的屈辱调教

2020-01-21 15:25:23 作者: 猫有九命唯一心

性奴女教师的屈辱调教
【我的性奴是老师】(7)“……总之,整个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。
你因为投诉过多,被君临国际卖掉,是我大发慈悲,将你买了回来。你应该对我感恩戴德,而且不管你甘不甘心,我都已经是你的主人了。”
    挂断了电话,恢复了斗志的林天开始处理柚子的问题。他先是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柚子,当然他没说自己的投诉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    “已经有过一个主人的你,应该知道,自己的挣扎是毫无意义的,如果你能安稳一些,我可以将你嘴里的布拿出来,这样大家起码可以相互交流一下。”
    见柚子安静了下来,并点头表示同意,无疑是相信了他的话,长舒一口气的林天将她嘴里的的布取了出来。
    【带着头套的柚子显得又淫又丑,但那张娇俏的小嘴真好看,略微突起的两颗小兔牙好可爱,长在一个土肥圆身上真是可惜了】林天不无遗憾的想着。
    “你是……前两天电话里的那个客……小处男?”柚子已经从声音中认出了林天,清亮的嗓音犹豫了一会,最终还是选择了……让林天难受。
    【你刚才是想说客户的吧?为什么改口变成小处男?不毒舌一番会憋得很难受吗?!我现在是你主人啊!能不能给主人一点应有的尊重?
    知不知道嘴贱的人会死的很惨?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要讥讽我,你是在用生命诠释毒舌的真谛吗?!】林天被雷的一塌糊涂,在心中骂了千百次后,仍然微笑着答道:“是我,我已经不是处男了。”

性奴女教师的屈辱调教

    “了解,了解,刚破处的小处男嘛。为啥要买我?”柚子好奇的问,“欲求不满?有受虐倾向?”
    【你还是人啊!神TM欲求不满!神TM受虐倾向!要不是你那个好闺蜜坑我,早知道你是女王我一个金币都不会花!】林天依旧微笑着摇头道“不是,没有。”
    “咦?居然不是?好奇怪呢……明明我看人很准的说。”柚子歪着脑袋,说来也神奇,透过肢体语言,林天隔着一层胶皮套都感受到了柚子那副十分疑惑的表情。
    【别拦着我,我要干了她!我那么猥琐吗?那么像小受吗?且不说我们还没见过面,就算见过,我!也!不!是!啊!你看人的眼神得有多差!不会是1000度的近视吧!你能把男人看成女人吧?】林天不准备在自己受不受的问题上继续纠缠,这就像回答你是不是东西一样,怎么解释似乎都有问题。他强笑着揭露谜底:“我买你,主要是希望你能帮我搞定周心怡。”
    “啊,是这样啊。也对,毕竟是个刚破处的小处男,没什么经验。”柚子恍然大悟,一副你早说啊的语气。“那你把我放开啊,我帮你调教好她就是了。处男就是麻烦,早跟我说不就好了,还搞得这么大阵仗。”
    【处男这个梗你打算用多久啊!我三天前就脱处了好吧!那一副恍然大幅的表情也很值得吐槽啊!我的处男身份是让你有多嫌弃啊!!】林天嘴角抽搐,脸色僵硬的笑道“且慢,我知道你不愿意成为别人的奴隶。当初答应前主人在君临国际当客服,也是因为他答应你,坚持2年就还你自由。”
    在看过了千夜传来的关于柚子的历史资料后,林天对柚子有了一定的了解,想想看那个主人其实也没安好心,像柚子这样的性格来当客服,一年都没坚持到,怎么可能坚持的了2年?这个承诺压根就没打算兑现。
    当然,现在的自己也没安好心就是了。话说!面对这样一个腹黑的毒舌土肥圆,谁会对她有好心啊!
    “无所谓啊。”柚子耸耸肩,没事人一样的说道“我在你家有吃有喝,和你拌拌嘴不也挺好,要什么自由。”
    【死走!我才不要和你拌嘴!这样地狱般的生活我不想过!等等,我是她主人啊!别人家的小奴都是主人说一不二,我的小奴为什么敢登头上脸和主人拌嘴啊!】林天不想再跟她纠缠下去,他决心把节奏拉到自己这边来。
    “真的?那安心现在过得有多惨,你也不关心了?……”林天冷笑着,图穷匕见,他终于可以不用伪装自己的心情。
    “你说什么?!你从哪里听到安心这个名字?你见过她?她过得很不好吗?”
    柚子一听到安心这个名字,整个人突然间激动了起来,原本的从容自在消失了,双腿重新蜷曲了起来,浑身肌肉紧绷,仿佛一只随时要扑出去捕猎的母狮子。
    【哼,小样还想装着无所谓的样子抬高价码?可惜你的好闺蜜早就把你内裤的底都爆给我了。】林天心里暗暗偷笑。
    “嘿、嘿、嘿,这是秘密事项哦。”面对惶恐不安的柚子,林天学着几天前她的话回答到,好开心啊!明媚的阳光还真是和煦呢,一早上被柚子搞得焦头烂额,只有这时才感受到了快乐。
    “我警告你,你要是敢打安心的主意,我……我发誓会用最可怕的手段报复你!即使现在被你困住,但只要你没杀了我,我就永远……永远不会放过你。”
    柚子几乎是在怒吼着发誓赌咒,但林天听得出她内心的惶恐和不安。
    “好啦,跟你开个玩笑,就我昨天得知的情况,安心目前还是安全的。”林天随口胡诌道,他也是刚刚才知道柚子有一个最关心的人,叫安心。在前主人的调教中,为了逃避痛苦,她甚至衍生出一个腹黑毒舌的双重性格,来代替懦弱的自己去扮演女王形象。保护安心,是她必须活下去且获得自由的理由。
    “可是,”林天见柚子明显松了口气,又使坏道“过几天她到底会怎么样,就谁也说不清了。”
    “她到底怎么了?是有什么威胁吗?君临国际?还是黑帮?亦或者是……”
    柚子的心再一次被吊了起来。
    “这个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了,当然即便我说了,你真的相信吗?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为了安抚你而说的假话?获得自由,用自己的双眼去确认她的安全不是更好吗?”林天蛊惑道,话语里满是诱惑。
    “你到底想怎样?花了100金币,然后放了我?处男的爱好之劝妓从良?富二代的慈善秀?你不是还要依靠我搞定周心怡的吗?”柚子并不傻,一下就切中了问题的要害。
    【逼良为娼和劝妓从良是成年男人的爱好!和处男有半毛钱的关系!很奇怪好吧!处男之所以是处男,就是因为身边没有女人啊!】林天欲言又止,在心底里疯狂的吐槽。
    忍了又忍,他装作不以为意地说道:“100个金币对我来说就是毛毛雨,娱乐一下而已。周心怡我自己也可以搞定。我可以给你自由,但前提条件是我玩够了。”
    “哼,哼”柚子冷笑道,果然天底下没有新鲜的事,眼前这位富二代,不过是给自己画一张饼罢了,让自己像只狗一样的匍匐在他的脚前,希翼着有一天他能大发善心。就像之前那条恶心的公狗一样,答应2年后给她自由,结果不过是空欢喜一场。
    “敢不敢用自己跟我打一个赌,就3天时间!你赢了,我给你自由,周心怡的忙随便你帮不帮。你输了,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,不许跟我顶嘴。”对于柚子的冷笑,毒抗满满的林天不以为意,只要她不毒舌,自己就不会太失态。
    “3天!”柚子惊道。
    “对,就3天!”林天斩钉截铁的道。“我们就赌,你是否能撑过我的3天调教。”
    “3天?”柚子鄙夷的笑了。真是被这个处男小瞧了呢,前主人花了1年的时间也没有从心灵上征服她,只是将一个清纯善良的少女转变成了毒舌腹黑的女王罢了。
    “怎么,不相信?其实我就只是想在你身上看看我的调教能力究竟如何,花100个金币玩玩也不心疼。”林天就喜欢柚子这样的态度,希望越大,到希望破灭时的绝望就越大。
    【当一个女王苦苦哀求我虐待她的时候,那是怎样的一个画面呢?嘿嘿嘿】林天无声的淫笑着,这一切都是她逼的,为了捍卫处男的尊严,林天决心为之一战。
    “你不会对我用什么药吧?”柚子狐疑的道。
    “君临国际的药你都清楚吧?还是说你对扛过3天没什么信心?”林天用上了激将法。
    “这很难说,君临国际的药物种类繁多,我当客服的时间也不长,只了解过一些常用的。而且君临国际的有些药物是很过分的。跟毒品差不多,用完了整个人也都废了。所以,不准用改造身体的药物,也不准用【哚啡】,不然我宁可不赌。”柚子可不上当,她认真的想了一下,说道。
    对于【哚啡】这种凶名在外的药物,林天也是知道的。君临国际为了避免普通会员滥用,将其调整为审核后方可购买,且审核条件十分苛刻,林天显然是不够格的。于是他保证道:“放心,【哚啡】这种跟海洛因没区别的毒品类药物我是不会用的。用了以后整个人都没智商了,天天只想着要高潮,那样的女人玩起来有什么意思?调教一个玩坏了的性爱娃娃不是我的喜好。

性奴女教师的屈辱调教

    至于身体改造的药物,大多需要一个较长的使用周期才能起作用,你觉得3天时间这些药物对胜负起用吗?”
    “这倒是,”柚子点点头,千夜的催奶药可是在每周打一针,连续打了半年后才渐渐起作用的。对于一个3天的赌注来说,身体改造药物远水解不了近渴。
    但因为君临国际的厉害药物实在太多,她不放心又补了一句,“我不同意的药物也不可以使用。”
    【到时候反正一切药物都不给他用的机会】她想。
    “喂喂,你这有点过分了吧?”林天不满道。
    “你不是想试试看自己的实力吗?真的用那些副作用极强的上瘾药物使我屈服有什么好得意的。”柚子坚持。
    “好吧。”林天一脸不爽。“任何药物,只要你说不行,我就不用。”
    “也不许改变我的身体,刺青或者对我动手术。”柚子又嘱咐了一句。
    “知道啦,”林天有点不耐烦了,再让她一个劲的想下去说不定会提出更多对自己不利的条款,便催促道“你到底赌不赌,我也是临时起意,不赌就算了,你就安心在我这里当调教师,我肯定把你喂的白白胖胖的。”
    “别别别!我赌!”柚子急忙道,她有点羞涩的撒娇道“人家不是没经验怕被骗嘛。”
    【都被调教成肉便器了还没经验?怕被骗?】林天被雷的外焦里嫩。
    “那么就这样说定了。”林天打通了君临国际的电话,在千夜的公证下,准备与柚子定下赌注契约。
    你……真的要这样做?
千夜听完以后也被林天的打算震惊了。
活着不好吗?为啥要作死?3天搞定柚子,或许自己的主人可以搞定,但这个处……咳咳,没啥经验的林先生是被自己的甜言蜜语给忽悠瘸了?
    她让林天这样的新手买下柚子,本意是让柚子以调教师的名分在林天家好好呆着,以她的水平,把林天制服了反客为主轻而易举。至于林天彻底征服柚子的情况,不是没有考虑,但总觉得觉得几率应该和出门遭遇车祸的概率差不多。
更何况还限定了3天的时间,那已经降低到了出门被陨石砸的概率了。
    “确定。”林天以为千夜在担心自己,略微有点感动。
    “那好,赌注契约成立。”
    千夜挂断电话,愣了半晌。她显然不认为林天能成功,100G就算是扔水里了。
    只希望柚子这小妞能手下留情点,恢复了自由还能给他出出主意,不然得轮到自己肉偿他了。
    难道……真的把自己那口洞献给他?可是万一被主人发现就死定了……这可不是嘴,主人的容忍度是有限的。想到这里,她苦恼的用双手揪住自己的头发,真是烦死了。
    挂了电话,林天把柚子的锁扣打开,既然有了希望,她就不会逃走了。
    “终于可以把这身又臭又闷的破衣服拖下来了。”柚子一边说着,一边摸索着将皮衣的锁链找到,在林天的帮助下缓缓拉开,黑胶皮衣寸寸褪下,一副赤裸的姣好胴体终于裸露了出来。
    “咕嘟……”林天狠狠的咽了口唾沫,以掩饰自己的心跳加快。
    其实这也不怪他,相比秀丽端庄的周老师和骚媚入骨的千夜,柚子的身体完全是另一种风格——饱满的青春。
    【到处都是肉嘟嘟圆鼓鼓的,简直想上去捏一把……或许,只有青春的少女,才会拥有这样饱满水嫩的肌肤吧……】林天想。
    柚子的肤色并不白,光滑而又细腻的皮肤闪烁着健康的小麦色,在灯光的照射下柔嫩细滑,有着很强的诱惑力。
    丰满的大腿弹性十足,因为有肉的缘故,大腿紧紧并拢而小腿微微张开,无辜的双腿曲线恰到好处的勾起了男人的欲火,让圆润的身材一点都不显胖。
    丰满的乳房比周老师的B-要整整大上一圈,虽然没有千夜那般的巨大,但胜在自然,没有经过人工改造,颤巍巍的粉嫩乳头努力克服着地心引力微微上翘,少了几分畸形的性感,多了几分青涩的活力。
    至于那两瓣挺翘而又圆浑的屁股,让林天不得不承认,单就身材而言,柚子一点都不比千夜差,和身材本不是强项的周老师比,更是棒了不少。
    最犯规的还是那个粉嫩粉嫩的小穴,上面光秃秃连一丝杂毛都没有,简直是超级可爱的白虎小妹妹呢。给人的感觉就仿佛一个清纯的少女,稚嫩的踏入社会那样。原本最为神秘的三角区因为丰腴的大腿和下凸的小妹妹,恰好形成了一个完美的Y字型弧度。粉嫩的大阴唇调皮动人,鼓鼓的向外凸起,宛如一个刚出炉的大馒头。林天看着它,就像闻到了春天的气息。那里应该就是男人的天堂!
    【这就是传说的少女名器——馒头逼吧?干起来得有多爽?可惜了,身材那么棒,长相却是个土肥圆……】林天正懊恼得想着,却见柚子摘下了头套。
    【啪嗒……】这是下巴掉在地上的声音。
    “呼,”柚子将头套扔在地上,一双柳眉杏眼被阳光刺的虚眯起来。她看了一眼在旁边目瞪口呆的林天,露出少女般害羞的表情,光溜溜的大腿向内曲起,以遮挡光洁的小穴。“你看哪呢?”
    【这居然是那个土肥圆?】林天不敢置信的擦了擦眼睛。
    细长的丹凤眼透着神秘的东方韵味,此时正眨巴着双眼露出迷茫的神色。林天头一次发现单眼皮女孩也能有如此的漂亮。
    脸上有些许俏皮的小雀斑,在精致五官的映衬下不但不难看,反而透露出萝莉才有的青春与可爱。
    齐刘海的棕黑色长发,瓜子型的脸蛋,再配上那美到家的精致小嘴,完全是将东方女孩的妩媚和韵味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    林天几乎是在一瞬间脑补出了柚子身穿学生制服,恬静的坐在校园的长椅上,优雅的望向远方自己的画面。好一个清纯可人的东方美少女!
    之前网站上的那张土肥圆的卡通画像是小学生画的吧?虽然同样是单眼皮,但这完全是两个人啊!林天简直恨不得把忽悠自己买下柚子的千夜搂在怀里狠狠亲上一亲。
    就像赢了钱的赌徒一样,林天这才感受到了赌博的快感。
    【童颜巨乳,这犯规了吧,身材是少女的身材,长得却像是个萝莉,超可爱啊。】林天暗暗叫唤。
    少女还有一种更加奇特的气质,一瞬间,他有一种俯首于少女裙下,甘愿做牛做马的冲动,那是一种……女王般的气场。
    “喂,看够了没?刚才稍稍给了你一点好脸色蹬鼻子上脸了是吧!”少女的脸说变就变,前一秒钟还宛如学校里的优等生,下一秒就变身不良太妹,死鱼眼状地瞪着林天,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。
    【我靠!果然还是那个腹黑的毒舌!图也画的没错,就是那副死鱼眼!该死,把那个妩媚恬静的东方少女还给我啊!】林天挣扎着从幻想中回到了现实。
    “好了,要怎么调教,你说吧。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哦,调教已经开始了,三天以后,也就是……星期六的早上9点零6分,我就是自由身啦。”柚子伸了伸懒腰,觉得自己已经稳操胜券,毫不介意的将自己赤裸的身体展示给林天看。就仿佛面对的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。
    “不急,先等我把相关的东西组装好。”林天指了指自己刚买的拘束台,讪笑道。
    “我说……虽然上次你否认了,但我还是觉得……你的智商真的没问题吗?
    需要检查的话,君临国际可以提供智商检测服务的,查出脑残打8折,弱智5折。
    白痴全免。保证保密……”柚子一脸认真的说道。
    林天瞪了她一眼,我们走着瞧。
   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调教室内,传来了一阵阵皮鞭的打击声和女性的沉闷的低哼。
    柚子被林天固定在了刚买的拘束台上,她的双手和头被卡在拘束架的前端,因为拘束架十分低矮,柚子只能像狗一样的半跪着,饱满的馒头逼向外鼓着,让任何男人看了都会血脉怦张。
    “你不是女王吗?现在被人打的感觉如何?”林天挥舞着皮鞭,毫不怜惜的抽打在柚子饱满而又挺翘的屁股上。因为抽的使劲,每一鞭下去,都会在光洁的屁股上带起一道血痕。
    身为一个高傲的女王,柚子最讨厌的就是被人鞭打。疼倒是小事,主要是对于自尊的侮辱,每一记鞭子,都像是抽在她的脸上。不过,既然是个关乎自由的赌约,她宁可忍受心里和身体上带来的不适,总比让林天想出什么恶心下作的招数要强。
    “我劝你还是别费这个功夫了,”柚子咬着牙,颤抖着双腿,冷冷道。“知道我是怎么被调教成女王的吗?先是导师不停的在我身上试鞭,让我感受每一鞭的力度和部位,然后才让我去抽别人,体验每一鞭的拿捏是否精准。”
    林天一记重鞭,打断了柚子的话,她倒吸一口冷气,继续说“像你这样不知轻重的乱抽,对我来说毫无压力。况且,你这样抽,复原最快也得等大半天的时间。万一力道没拿捏好,把屁股抽坏了,那没有十天半个月好不了。”
    “少嘴硬,我就是要抽你,你不是傲气吗?你不是喜欢对我品头论足吗?我这次彻底让你明白,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人。自己的身体是个什么淫乱下贱的玩意。”
    林天中了柚子的激将法,一鞭一鞭的抽得更加起劲。
    “算了,夏虫不可语冰。”柚子忍着痛,暗自欣喜,她望了望不远处墙壁上的时钟,离重获自由,与安心团聚,还剩下2天23个小时零6分。一股难以言喻的快乐却充斥心头。
    林天抽打了好久,终于停了手。原本光洁的屁股被抽的青一块,紫一块,眼看是没有一片好肉了。当然林天在网上查过,这种皮外伤看着吓人,其实好的很快。不过即使好的再快,对于一个期限三天的调教来说,这样的皮鞭调教也做不了几次。
    “你如果还想继续抽,我也可以忍受。反正我烂命一条,为了自由,不会退缩的。”柚子被抽的眼泪都出来了,即使是无比坚强的女孩,也总有柔软脆弱的时刻。不过,她的内心却是快乐的,获取自由的意志使她有信心忍耐任何类型的痛苦。
    “不急,我先给你上点护臀油。免得把你的小屁屁打坏了,以后玩起来就不带感了。”林天笑嘻嘻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瓶淡黄色的透明液体。
    “护臀油?”柚子警惕的问。
    “护臀当然是其次的,主要是加速你的组织肌肉生长,要不然3天的时间我估计抽不了几回。”林天装作不在意地解释道。
    “你瞧瞧我的脸呢……”柚子突然说。
    “嗯?”林天不知道柚子这样说的目的,他老实的走到柚子前面,看到了一个含着眼泪的死鱼眼。
    “看到了,你啥意思啊?”
    “你看我的脸,觉得我有生病吗?”柚子焦急的问。
    “看上去还好啊。你感觉自己生病了?什么病?感冒还是发烧。”林天也有点慌,才几鞭子下去她就顶不住了?难道要去就医?赌约怎么办?
    “什么病?当然是神经病!”柚子毫不客气的白了林天一眼。“你觉得我像你一样有神经病吗?我怎么可能会同意你使用护臀油!谁知道里面掺没掺其他东西。”
    【搞了半天是在这里等着我呢!】林天简直想一个耳光抽她丫的!
    “这不是药品!这是护肤品!”他有点急了,强行辩解道。
    【这护臀油果然有问题呢,不然这二货不会这么着急的。】柚子不动声色,坚持道“我拿你当智力正常的人对待,而你却当我是白痴?反正不可以涂,屁股随便你抽,抽坏算我的。但不许涂这个护臀油。”
    “什么叫你拿我当智力正常的人对待……敢情我的智商才是有问题的是吧!
    简直想把你这嘴给撕了!”只怪柚子的毒舌水平太高,林天琢磨了一会才回过味来,气急败坏的骂道。
    他赌气的将皮鞭甩在一边,收好护臀油,又从身上掏出一只朱红色的跳蛋。
    “真是太可恶了,让你尝尝我的厉害。看看你下面的嘴还能不能这么毒。”
    “你不亲自上阵?”柚子奇怪道。
    “时间不早了,我下午还有课。先用这个对付着。”
    【这个富二代是来搞笑的吧?3天时间这么紧张,他还有闲工夫去上课?】柚子心里一阵诧异。
    林天将跳蛋抵在柚子的阴户上,只稍稍一推,松软湿润的小穴就仿佛像张开了口一样,将跳蛋吞了进去。
    “没看出来你还有个如此好色的小穴呢?是不是刚才鞭挞的有快感了?”林天被差点连手指都包进去的蜜壶吓了一跳,随即嘲讽道。
    到底是合开发度85%的痴女,虽然一副萝莉的外表,但开发过的身体仍然是诚实的,插入个跳蛋不仅不需要前戏,反而还异常主动的包裹上来,直接滑进了腔道中,一副早已饥渴难耐的骚样。对比起来,周老师的小穴就要干涩和难进入的多了。林天想到破处的奋斗历程,往事不堪回首。
    “哼!不要老做白日梦,多撸撸管清醒清醒吧,林少爷。”柚子反讽了一句,不过脸色还是有点紧张。
    纵然前主人没有彻底的征服她,但起码对身体的开发是成功的。即便理智再不愿意,但身体的反馈是敏感而又忠实的。高潮的快乐曾经多次使她彻底地抛开了尊严和理智,变成欲望的俘虏。如果不是安心,自己恐怕早就沦为性欲的奴仆了。
    “很好,那我就开始了。”林天打开跳蛋的远程控制开关,将一块胶布贴在柚子的小穴上,防止跳蛋掉出。
    伴随着跳蛋的开启,渐渐地,柚子的脸色不复刚才遭到鞭挞时的淡定和从容。
    跳蛋开始以一定的频率在腔穴里震动,在好几次触碰到她的G点后,她终于开始发出恼人的呻吟。
    “对啦,我要给你带一个眼罩,让你专心的享受身体的快乐。”林天笑着将眼罩待在柚子的头上。
    “呜呜呜!”柚子的身体开始扭动,滴滴汗珠从润滑的皮肤表面析出。小穴里的跳蛋开始突然加速,连带着诚实的身体跟着发情,“处男的想法……还真是简单呢……”柚子断断续续的嘲讽道。
    说归说,但当震动持续了一段时间后,柚子敏锐地发现到自己的身体快要坚持不住了。这具淫荡的躯体早就习惯了高潮的快乐,忠实的反馈着外界对身体的一切刺激。
    “快要到高潮了”柚子半是气恼,半是愉悦的喊道。
    “滴滴!”跳蛋在蜂鸣了两声以后,突然静止了下来。
    “咦?怎么……停了?”即将步入天堂的柚子顿时觉得下体一阵空虚,瘙痒难耐的感觉难受至极,空落落的寂寥让她忍不住扭着屁股去找寻原本应该到来的刺激。
    然而跳蛋依旧是纹丝不动。在喘息中,火热的身体慢慢恢复着平静。
    “滴!”就在柚子欲火稍稍平息的同时,跳蛋在蜂鸣声中再次启动。高速运转的跳蛋再次带着敏感的肉体奔赴愉悦的天国。
    林天呆呆的看着柚子如蛇精般扭曲的妩媚身姿,小弟弟肿的老高。显然多日劳碌的鸡儿并不想放假。
    【不行,要忍住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】他想。
    “呜呜!!又要高潮了!”伴随着跳蛋有节奏的刺激,柚子再一次狂乱起来,她喘着粗气,双手紧紧攥拳,耐心的等待着身体最后一截的冲刺。
    “滴滴!”跳蛋再次静止下来。
    “怎么回事!!!为什么又停了!林天,你到底做了些什么?”
    这一次的柚子像疯了一样的扭动着身躯,她感觉事情有点不太妙,这个跳蛋好像有了灵性一样,每次都在她即将高潮的瞬间停止了跳动。差点就要被抛上顶峰的身体突然失去了推力,不上不下的状态比任何酷刑都要难过。她情愿林天狠揍她,让她高潮100次,也不想就这么一直在高潮的边缘反复徘徊。
    “呵呵呵,即使是像你这样的蠢母狗,也应该发现了呢。”林天笑着嘲讽道。
    “话说君临国际的东西虽然贵,但真的是好,小小一颗跳蛋也能玩出这样的花样,内部居然集成了精准的生物电流侦测系统。配合外置的红外线传感,能够精准的探测你的体温,心跳,脉搏等数据,从而精确的预测出你高潮的时间节点,并在你高潮前1秒准确的停止工作,接着在等到你身体稍稍平复后,再次启动。”
    “血眼跳蛋!!你这个混蛋!居然买了这么变态的东西!”柚子这才发现自己小看了这个看似天真的高中生。
    柚子说的血眼跳蛋,是一种通过长期不让女方高潮,使她屈服的调教工具,因为长期不让高潮,会让女方无比的痛苦,长时间的哭泣,甚至能将眼睛哭的血红,血眼之名因此而来。别看只是颗小小的跳蛋,它可是让多少女人都谈虎色变的凶神杀器。
    “不得不说,千夜那个骚货给了我很多的灵感呢。在这方面我还只是个学生”
    林天不由得感慨道。柚子在心里将林天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。
    “主人本着不让母狗吃苦的仁慈精神,问你一遍,认输不?只要你认输,我就让你到达高潮,否则的话,我先出去吃个饭,接着可是要去上课了哈。”林天充满期待的问道。
    “富二代没吃过苦,就是天真,话说你是天真星人吗?”柚子喘着粗气停了好久,才答道,嘴角挂着讥讽的笑意。“光用血眼跳蛋就想让我认输?”
    “有种。”林天暗暗竖了个大拇指。“虽然是匹夫之勇,但我还是很钦佩的,真该把你现在义正言辞,英姿飒爽的模样拍下来,放给以后的你看,那时会不会觉得现在的自己很傻很天真呢?”
    林天说完,给她戴上了一个白色的塑料口球,禁止她继续骂人。跳蛋在一声蜂鸣后,新的一轮重新启动了。
    “那你就好好享受这接下来的5个小时吧,我去上课了。”紧接着,便是匆匆的脚步声和猛烈的关门声,由于良好的隔音效果,整个调教室在瞬间安静了下来。
    【又要来了!】柚子痴痴的等待着,耳畔却又响起了两声蜂鸣。
    ……【呜呜呜,怎么可以这样,不能停啊!都十次了!】柚子疯狂的扭动屁股,试图提前达到高潮,可是精准测控的跳蛋依旧在高潮前准时停住。
    ……【快干我!快干我吧!要疯了】柚子的头剧烈的晃动着,一下一下磕在拘束台上,却没有任何办法能使她脱离现在的痛苦。
    ……【啊!给我!给我高潮啊!林天你这个丧尽天良的畜生!混蛋!我已经三十次了!】柚子的泪水和鼻涕混作了一团,如果不是安心,沉沦性欲的身体可能已经向林天屈服。
    ……“下午时间,12点整。”恍惚间,耳边传来了座钟报时的声音,在无依无靠的柚子心里却仿佛甘泉流入旱土,使她即将崩溃的心灵再次恢复了希望。
    “离自由还剩2天21个小时”在被跳蛋逼得彻底失去理智之前,柚子想。随后,她的记忆里只剩下了的无尽娇喘和无法达到高潮时的悲惨哭声。

版权免责声明 1、本网站名称:三岁半资源网
2、本站永久网址:http://www.sansuiban.cn
3、本网站的资源 部分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站长进行删除处理。
4、会员发帖仅代表会员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5、本站一律禁止以任何方式发布或转载任何违法的相关信息,访客发现请向站长举报
6、本站资源大多存储在云盘,如发现链接失效  点此反馈 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。

评论
本文作者 阅读排行 文章推荐

首页
推荐
教程
软件
活动